格力混改后高瓴交出“半条命”

究竟谁是格力的新主人?混改方案给出的答案是“无实际控制人”,这一点连深交所都看不懂了。1月18日,格力回复深交所问询函,就格力电器自身以及第一大股东的决策权分配问题,给出了非常详细的二次说明。

格力称珠海毓秀的决策权分配是三足鼎立,但混改方案还有个附加规定:“珠海明骏对上市公司提名的三名董事候选人中应保持至少两名董事候选人为格臻投资认可的人士”。

单单是这些数字,就已足够看出这个案子对高瓴有多重要,还不用提这一案的强烈示范效应。而这样一个不容有失的案子,高瓴完全交到了董明珠手上。

高瓴早期的成名战是投资腾讯,与马化腾交情深厚。腾讯用投资开道,从封闭走向开放,马化腾自称腾讯只保留了半条命,“把另外半条命给合作伙伴了”。

高瓴已经是中国资产规模最大的PE机构的事实,解释了高瓴为何必须要拿下格力,即便是接受如此苛刻的条件。因为规模即压力,超级基金要投出超级案子。而中国能有多少个格力?过了这个村,高瓴几乎不可能找到类似的店了。

在这种大的素质教育需求之下,家长的想法和需求也会更加丰富,他们会对课程的形式等提出更多的要求,也会希望得到更全方面、更立体的服务体验,当然这也是推动行业进步的力量。这次疫情后,素质教育特别是体育会得到较大发展,因为家长更加懂得了提高免疫力才是根本。

1981年,4.25亿美元收购费雷德迈耶;

万国体育-坚定尝试OMO形式,以线下为本

面对这些问题,投中教育特邀万国体育CEO张涛、优贝甜CEO宋昭阳和美术宝副总裁马长久对疫情下素质教育行业的机遇和挑战进行了分析,并就体育、音乐、美术三大素质教育赛道的从业者们应如何破局分享了自己的思考。

对于音乐教育方面,线上和线下的结合会在所有家长和机构心中会有很深的认知。之前线上的学生其实并不是很多,大部分人还是会选择线下学习。此次疫情之后,我们会扩大与to b企业的合作。

决战深度贫困要聚拢各方力量。注重合力攻坚,最大限度动员各方力量共同参与。聚拢帮扶力量,抓好东西部扶贫协作和省(区)内对口帮扶,用好合作机制,加大项目、资金、人才等支持力度。聚拢团体和社会力量,发挥高等院校、科研院所、省(区)内国企、驻地央企等作用,鼓励引导各类非公有制企业、社会组织和个人参与脱贫攻坚。聚拢群众力量,进一步激发群众内生动力,坚持扶贫同扶智、扶志相结合,深入开展感恩奋进教育,扎实推进“四好村”创建,办好农民夜校,引导贫困群众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用勤劳双手改变贫困面貌。

此次疫情过后,素质教育的需要会更加旺盛,不论是体育、音乐还是美术。

目前由于疫情的影响,人们自觉在家隔离,尽量减少外出或者不外出,这对于体育教培机构来说最直接的影响就是,线下店没有办法营业。如果不能持续营业的话,就会一直没有收入,或者说只有以前的收入,只能通过展课、延长学员的会费、会期进行应对。在没有新增收入的情况下,原有的成本比如房租、人力、固定资产摊销等都是我们面对的很直接的挑战和问题。由于体育培训更多的还是讲线下的体验,所以对于整个行业来说都会遇到类似的冲击。

中标结果公布后,舆论先是羡慕,而最终方案出炉后,却又多了些揶揄:原来高瓴是给董明珠打工的。这个先例可不是PE同行们想要的。高瓴为了拿下格力,付出的代价是不是有点大了?

类似的话,不久前是用来形容孙正义和他的愿景基金的。2019年Wework的IPO失利、估值崩塌给整个风险投资业带来了一场地震,甚至在隔了一道太平洋的中国震感依然强烈。若问2019年最震撼的事件是什么,估计大部分投资人都会脱口而出Wework。

虽然无论是资金还是名望上,高瓴已经是中国最具实力的PE。张磊却一贯以低调的姿态面对企业家,反复说“我们是锦上添花的,而不去颠覆的”“让企业家坐在C位上”“企业家几十年的积累我们比不了的”。

反观PE投资,实际上“半条命”是常态,另外半条命永远在对方手里,这是少数股权投资的永恒难题。但在格力一案中,200亿元的投资,都当上大股东了,高瓴仍然要交出半条命,这多少有些令人意外。

万国体育-线下店无法营业,冲击很大

优贝甜-行业受冲击大,公司自身是利好

对于以线下为主素质教育机构,转型成为其进行未来规划的关键词。如今学科教育机构已经纷纷拿出转型线上的教学方案,素质教培机构又将如何应对此次黑天鹅事件造成的冲击?而对于以线上业务为主的素质教育机构,它们又将如何利用此次疫情人们宅家学习的机会,积累流量并进行转化留存呢?

格力一案,媒体已经冠以“历史性的”“里程碑式的”等词语,这些评价均不为过。Buyout从未真正在中国生根发芽,而在中国做杠杆并购的PE,高瓴不仅是“最牛的那一个”,几乎也是“唯一的那一个”。从百丽到格力,高瓴以一己之力把中国的杠杆并购带上了一个新的高度。

这一“更大的案子-更大的基金”的螺旋,在国内成长期投资主导的私募股权市场上显得有些突兀。虽然一个明星项目成就一只基金的现象并不鲜见,但总体而言VC基金是以投资数量和命中率取胜的,而不依赖个案驱动。

1979年,4亿美元收购霍代尔;

这是一条线主要是珠海明骏的收益权分配。最终,高瓴在募集了珠海明骏85%资金的情况下,只分到了约一半的GP收益权。

高瓴2017年总规模达150亿元的高瓴二期人民币基金,接近20%投向了格力。这还远远不够,剩下的172亿元来自境外,对高瓴而言这也是一笔大钱了——2018年高瓴募集了创亚洲纪录的106亿美元新基金,172亿元大约是它的23%。

目前韩国、澳大利亚两国的外籍人员入境政策并没有出现新变化。按赛程,中国女足3月11日将在悉尼主场进行的附加赛次回合迎战韩国女足。如果韩国女足主场赛事被取消,次回合赛程赛地亚足联将如何安排?

根据这一架构,高瓴扮演在格力扮演的角色基本上就是一位只出钱的大股东,决策权微乎其微。并且这一架构还被严格固化下来,高瓴书面承诺将维护格力无实控人的状态,未来也不谋求控制权。

在格力一案一年之前,高瓴募集到106亿美元的最新一期基金,创下了整个亚洲PE业内单只基金的募资规模记录,让高瓴的总资产管理规模达到了600亿美元。

张磊喜欢说“守正用奇”四个字,也不讳言赌,公开说过当年重仓腾讯“有赌的成分”。投资是风险的艺术,本就不存在100%的确定。对高瓴而言,格力一案不但值得一“赌”,甚至是不得不“赌”。

其实美术宝并没有针对这次疫情,或者针对这次疫情带来的流量做过多其他事情,我们还是按照自己的节奏在走。音乐和美术的每节课都是一个产品,这个产品可以切实分享到朋友圈,能获得身边更多对此感兴趣的家长的关注,我们是在这个环节想着如何去优化。我们最终是用课效来说服家长。如果是中小机构转型,建议不要转线上。服务体验、课效、成本上都没有优势,更何况还有一些大的在线教育公司补贴在做。

纵览中外的Buyout,如此弱势的PE也不多见。对PE来说,格力混改最终的方案,是可以载入史册的“不平等条约”。方案一出就有PE人士评论道:如果以后企业家都要求像这样谈,那就麻烦了。

1984年,募集9.8亿美元基金;

优贝甜-线下拥抱线上,线下为王

2、珠海明骏可以提名格力董事会三席,这一提名权在高瓴、曹俊生、格臻投资三方间平均分配,各得一席。但是,高瓴和曹俊生的提名中,至少有一个要得到格臻投资的认可。

素质教育机构要如何应对,才得以在这个严峻的大环境下获得喘息之机?虽然素质教育机构转型线上求生存的呼声非常强烈,但是什么类型的企业适合转型线上还需要我们冷静思考,而且转型线上是一个系统性的工程,要怎么做才能提升自己转型成功的机率?

疫情对于公司的影响主要分为两部分:外部市场的影响和内部员工的影响。外部市场包括需求侧和供给侧。由于此次疫情暴发,整个市场对于在线教育这件事的认可度提升了,带来的直接影响就是获客成本会降低,一方面是家长对在线教育更加关注,另一方面是因为家长对美术培训的选择范围变小,只能选择线上。教师供给侧,由于很多线下店不能开业,众多老师转型线上,成为我们的兼职老师,师资结构更加丰富。对于公司内部的影响主要是复工时间延后,同时招聘安排也被打乱。

另外是决策权的分配。交易方案宣称格力无实际控制人,针对这一点交易所刚刚发了问询函,格力1月17日给出了回复。根据格力的回复,决策权的分配已经非常清晰了。

也就是说,高瓴只得了“三足鼎立”的面子,却失去了“里子”。高瓴的这一“足”,要明显的弱于董明珠。

1980年,募资7500万美元;

高瓴多年来一直很“擅长”引起争议,从京东到百丽都如此。张磊对此也心知肚明,收购百丽后,张磊自己还开玩笑:“别人都说这会不会是高瓴的滑铁卢。”

自2017年之后,孙正义就基本上包揽了Wework的融资,投入60亿美元以上。在Wework IPO失利之后,孙正义依然选择投入大笔资金输血,把软银的持股比例提升到了80%。这也直接导致软银在2019年出现了数十亿美元的历史性巨亏。

目前虽然剩余贫困人口数量不多,但深度贫困地区攻坚任务依然艰巨。脱贫攻坚,难度最大的是“三区三州”(三区三州的“三区”是指西藏、新疆南疆四地州和四省藏区;“三州”是指甘肃的临夏州、四川的凉山州和云南的怒江州)等国家层面深度贫困地区。要集中兵力决战深度贫困,努力攻克脱贫攻坚“最后的堡垒”。

转型线上不要盲目跟风

高瓴要让董明珠坐C位,保证董明珠团队的稳定,捆绑管理层、送上股权激励大礼包,这都是意料之中的事。但高瓴举起双手彻底交出主导权,这远远超出了外界预期。毕竟百丽一案中,张磊也说了要让企业家坐C位,但主导权还是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

1、 珠海明骏当中,董明珠的格臻投资享有11%的份额,曹俊生的珠海熠辉享有3.6%的份额,高瓴则需募集其余的85%。据报道,董明珠的份额豁免基金管理费。

推进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时间紧、任务重,需下非常决心,行非常举措。决战深度贫困,要综合施策,采取更加集中的支持、更加有效的举措、更加有力的工作,争分夺秒、毫不懈怠,坚决如期打赢深度贫困这场硬仗中的硬仗。(向秋)

3、珠海毓秀当中,高瓴的份额是49%,格臻投资41%,曹俊生10%。

2、 珠海明骏的GP是珠海贤盈,也是有限合伙结构。高瓴享有24%LP份额,格臻投资享有20%的LP份额,曹俊生享有5%。其余51%由GP珠海毓秀持有。

决战深度贫困要聚焦突出问题。只有聚焦突出问题,发起决战才有正确方向,思路措施才会准确和对路。加快推进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要坚持什么问题突出就重点解决什么问题,提高解决问题的针对性、有效性。深度贫困地区致贫原因复杂,要因村因户因人设计实施攻坚项目,精准发力,有的放矢。如果当地基础设施落后,就补齐短板。当地适合搞什么样的产业,就大力发展什么产业。要集中力量打歼灭战,堡垒一个一个去攻克,问题一个一个去解决,一针一线下好“绣花”功夫,尽快补齐深度贫困地区短板。

决战深度贫困要聚集绝对优势。聚集绝对优势,才能保证决战一举成功。加快推进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要给予重点照顾,采取各种倾斜性措施。把扶贫工作重心向深度贫困地区聚焦,新增资金、项目、举措主要向深度贫困地区聚中,在普遍实现“两不愁”的基础上,重点攻克“三保障”面临的最后堡垒。在帮扶力量上加强,勇于向深度贫困地区调集精兵强将,选派特别优秀干部人才到深度贫困县、乡、镇挂职,为深度贫困地区打造一支“不走的扶贫工作队”。

按照韩媒的说法,韩国女足主场与中国队在韩国龙仁市的首回合主场比赛已被取消。该媒体援引韩国龙仁市当地官员的话称,“韩国足协已经联系了我们,通知比赛已经取消了。新冠肺炎目前在韩国进入一个比较严重的阶段。”

但在杠杆并购当中,这是一个常见螺旋。典型例子就是杠杆并购模式的开创者、上世纪80年代的KKR,从1976年的1000万美元起步,到1987年募集了56亿美元的基金。

张磊说完“C位”论后不久,格力混改案尘埃落定。董明珠果然如愿坐上了“C位”。

“让企业家坐在C位上,这是高瓴资本坚守的第一原则。”2019年10月的乌镇互联网大会上,张磊在台上谈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当时高瓴正在与董明珠进行最后的谈判,张磊没有在演讲中提格力,但他的这句话很快被媒体解读为对董明珠的表态。

史无前例的不平等条约

张涛认为在眼下这种情况下,首先要调心态,心态很重要。因为这从根本上决定了从业者的站位和视野。习惯困难会成为一种常态,未来的产业升级也是一种常态,在这个过程中,大家一定要拥抱危机,因为每一次危机都是一次产业升级的机会。其次,要极限地压低成本。我认为危机给线下企业带来的最大收获之一,就是也许你的商业模式真的不需要那么多员工来支撑。所以这个时段一定要疯狂压成本,要从新的、未来的业务趋势去看你的成本结构。在成本控制方面,要把自己的运营精细化,要用数据说话,依据数据做决策,这是重中之重的事。不过目前体育企业对数据的重视程度还不够。第三,要保客户,尤其是忠诚的老客户。因为这些老客户在疫情下给你的建议可能是整个疫情中你听到的最诚恳的建议,是对公司未来发展最具建设性的建议,所以一定要去维护老客户,而且目前新客户的获客会非常困难。最后要多开源。虽然尝试新的方式会有新的成本投入,但是如果不尝试就相当于等死,试的话还能存在一些生机。要学会做选择,坚定地尝试OMO形式,以线下为本,特别是对于体育教育而言。

驱动高瓴管理规模增长的,是一个个超级大案子。2017年531亿港元的百丽并购案,直接让高瓴能够在2018年募集106亿美元的超级基金,紧接着,2019年高瓴成为市值4000亿人民币的格力的大股东。

疫情后的整个素质教育,主要分为线上和线下两个方面。线下一些现金流不好或者没有积淀的中小机构,受这次疫情的影响倒闭的风险比较大,这样大量的用户会涌向头部企业;由于家长对在线教育认知的提升,会让很多家长选择在线教育。虽然短期内,线下教育的体验是线上教育无法替代的,但是随着科技的发展,到一定时间会出现反转。素质教育是长期看好的事情,会逐步由边缘的培训学科转为主流的培训学科。

考察高瓴,除了106亿美元的超级大基金之外,令人印象深刻的还有它翻倍式的规模增速。众所周知,张磊是在2005年拿着耶鲁大学捐赠基金的2000万美元创立高瓴的,而到2010年高瓴的管理规模已经增长至25亿美元。2014年这一数字是160亿美元,2017年300亿美元,2019年600亿美元。

中国的孙正义?还是克拉维斯?

深交所对此也非常疑惑:“是否可以认为格臻投资实际拥有珠海毓秀 2/3 的表决权?”格力的回答是一句车轱辘话:“(以上条款)系对上市公司董事会席位的安排,与珠海毓秀三方股东各有一个珠海毓秀董事提名权的基本权利并无关联。”

1、 珠海毓秀董事会3席,高瓴、曹俊生、格臻投资各提名一席。

高瓴的开放和慷慨,在对曹俊生的权利安排上也可见一斑。曹俊生在珠海明骏中出资比例仅为 3.6%,却分到了10%的GP收益权,在决策权上更是与高瓴完全平等。

但格力一案,并不是一例典型的Buyout。围绕持有格力电器15%股份的珠海明骏,高瓴要向两位合作伙伴——董明珠、曹俊生分蛋糕。格力混改详细方案的不多赘述,简单罗列一下高瓴最终保有的权利。

1978年,募集3000万美元基金;

优贝甜-线上线下结合被更多人接受

美术宝-素质教育会逐步转为主流的培训学科

根据这份说明我们还知道了,珠海毓秀的三个董事席位中,高瓴原本占有两席,但为了董明珠放弃了一席,从而失去了多数席位。从多数席位,到“三足鼎立”,再到最后一足也不完整,高瓴面对董明珠是一让到底。这真是Buyout历史上最弱势的PE了。

回到2017年,软银愿景基金为什么会选择重仓Wework?这个问题可以用另一个问题来回答:如果不投全球最大的独角兽,那么全球最大的VC基金要投什么呢?

1982,募集3.16亿美元基金;

美术宝-外部市场利好,内部的招聘市场被打乱

万国体育-家长的想法和需求更丰富

众所周知珠海毓秀最主要的一项权利,就是提名格力电器董事的权利。如果在这一权利上做不到“三足鼎立”,那么珠海毓秀的所谓三足鼎立只是虚有其表而已。

以基金规模而论,软银愿景基金是全球第一,高瓴则已经做到了亚洲第一,张磊当仁不让是中国最接近孙正义的人,规模是超级基金不得不面对的“诅咒”。当然,除了规模这个点之外,高瓴和软银并没其他共同点。把高瓴称作中国的软银,或称张磊为中国的孙正义,过于牵强附会。

美术宝-有自己的节奏

疫情对音乐教育也造成了很大影响。因为音乐教育其实是以线下为主,比如学习乐器,弦乐、管乐、打击乐等都需要线下支撑,由于无法正常上课给线下校区造成了很大影响。不过就我们自身而言,优贝甜在成立的时候是以线上为主,选择教授一些音乐启蒙和音乐素养的知识。所以,这次黑天鹅对我们其实是一个利好的影响。疫情期间我们也做了很多变化,目前在做非常重的下沉,包括录课视频和短视频,因为我们现在发现下沉市场大到惊人,快手是我们选择的一个下沉利器。

线下机构转线上,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里面有很多坑,最重要的有三点:一是不要挑战传统的教育,比如说把乐器放在线上,在线教小提琴、大提琴等。我们之前有尝试过,成功率很低,所以这个坑一定不要踩。二是要建立强大的思维模式,线上和线下运营是完全不一样的,线上是互联网思维。所以,最好要有懂互联网的伙伴参与进来。三是创始人一定要有对产品的把控力,需要通过客户的反馈,不断调整和迭代自己产品,使其符合孩子的需求。期待有更多线下的伙伴能够拥抱线上,塑造一个“线下拥抱线上,线下为王”的音乐教育格局。总的来说,这次疫情将我们之后想做的线上线下融合提前了。

中国足协近期持续与亚足联、韩国及澳大利亚足协就女足赛事保持密切联系。但截止到上述消息爆出,亚足联并没有发布官方回应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