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队记者除国米之外还有其他队有意曼联大将

直播吧1月8日讯 据供职于The athletic的曼联跟队记者Laurie Whitwell报道,国际米兰不是唯一一家和阿什利-扬进行谈判的俱乐部,球员同样吸引了其他欧洲俱乐部的兴趣。

该校招生负责人称,这种要求不太可能实现。她对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说,为了对学生进行弥补,学校决定集中为这些孩子补课,希望通过老师和学生们的共同努力,让这些学生通过“单招”或“对口”等方式,最终考上大学。

今年年初,刘鹏考察了3所学校,反复斟酌后,最终确定了河北省信息工程学校、河北软件职业技术学院联合开办的“3+2”大专直通班——学生先在河北省信息工程学校读3年,然后去河北软件职业技术学院读两年,拿一个中专毕业证和一个大专毕业证。

Laurie Whitwell跟进报道,除了国米外的其他欧洲俱乐部也有意球员,记者同样写道:“不论曼联球迷怎么看,阿什利-扬的声望还是不错的。”

8月18日,刘鹏送孩子到河北省信息工程学校报到,缴了6800元学杂费。“当时收费的工作人员说是3年的费用,我觉得费用也不多,就一下全缴了。”

这位招生负责人介绍,今年学校向大约160名学生发出了“3+2”高职录取通知书。因此,只有120人能上“3+2”高职,其余30多人要转成普通中专。

河北省信息工程学校的招生简章介绍,这是一所始建于1958年的公立学校、河北省重点中专。该校与河北软件职业技术学院合作举办的“3+2”大专直通班,学生前3年在河北省信息工程学校就读,涉及机电技术应用、计算机平面设计、计算机网络技术、市场营销(电子商务)4个专业。学生经面试后择优录取,额满为止。学生入学后,学校即与学生签订培养就业协议,保障学生全部定向安排就业。

她还告诉记者,其实每年指标都不够,每年都需要争取增加名额。

早在2017年,河北省招生委员会就曾发布紧急通知,要求进一步规范中职招生秩序,各地各学校未经省主管部门批准,不得超计划招生或擅自降分违规招收学生,并且将严厉打击和严肃处置非法招生和招生欺诈行为。

他们最后选择了机电技术应用专业。今年3月23日,刘鹏在河北省信息工程学校招生办公室缴了400元费用,票据上写着“报名费、书费”,另外还注明了“机电3+2”。

他通过咨询了解到,这种学制下,学生需要参加转籍考试,成绩合格者转入高职,毕业后发大专文凭。在教育部门的学历证书电子注册信息中,这类学生“考生特征”一栏填写的是“三二分段”。

此前据迪马济奥以及BBC报道,曼联与国米已经开始了关于阿什利-扬的转会谈判,天空体育记者罗马诺表示,球员已经准备接受国米的邀请。

目前,家长们坚持要求,既然河北省信息工程学校给学生们发了“3+2”高职录取通知书,就应该继续让孩子们读“3+2”高职。

“听上去还不错,又是公办学校,于是我才决定让孩子选择这个。”刘鹏说。他还到学校咨询过,据他回忆,一位招生工作人员告诉他,“只要孩子中考考到300分,就没问题”。

本报将持续关注此事进展。

家长们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他们曾询问学校为什么要求这些孩子改读普通中专,标准和依据是什么,但学校未给出解释。

在另一位家长提供的录取通知书复印件上,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看到,这名学生被该校计算机平面设计专业录取,录取专业后面列着“普通中专”和“高职大专”两个选项,“普通中专”已被划掉,落款是河北省信息工程学校,并盖有该校招生办公室的公章。

“我们的孩子都是300分以上,为什么187分的学生都能上‘3+2’高职,我们却不能呢?”孟光对记者说。

此次被要求改读中专的30多名学生,就分布在这4个“3+2”招生专业。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在家长们向学校缴纳的学杂费收据上,也注明了学生专业和“3+2”字样。

11月14日,刘鹏接到孩子的电话,说学校要求改读普通中专。“听到这个消息,我是又气愤、又惊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刘鹏对记者说,他的孩子上初中时成绩不太好,觉得考高中无望,但他又想让孩子上大学,于是在朋友的建议下选择了“3+2”高职。“3+2”是指中高职三二分段制,由部分重点中专学校和高职院校经批准联合举办,学制5年。

(原题为《河北三十余名学生升学遇“超招”》)

但是,学生家长对此表示质疑。他们向记者提供了河北省信息工程学校2019级6班的一张表格,表格是学生入学军训期间,校方让学生确认信息时使用的。表格上显示了学生的中考成绩。据学生们反映,一名学生的中考成绩只有187分,但未被要求改上普通中专。

“这120个学生是按照什么标准选定的呢?”记者问。

“我们是按照中考成绩从高到低选定的。”她回答。

另一名学生家长孟光也说,他家孩子班里有18个被录取到“3+2”高职班的学生,也被要求改上普通中专。“学校也没通知家长,就让孩子自己签名改了,这些孩子都是未成年人,学校这么做真是太不负责任了!”

部分学生家长曾要求学校公布这批新生的中考成绩,但河北省信息工程学校拒绝公开。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查询到,2019年河北省“3+2”高职录取最低控制分数线为200分,为何187分能上“3+2”高职?该校招生负责人在受访时未作解释。

对此,家长们并不接受。孟光说,按照学校的最新安排,就算孩子最终有机会读大专,也需要读6年,这样比“3+2”多花了一年时间,也多了一年的费用。

12月12日下午,河北省信息工程学校一位主管招生工作的负责人对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解释:“今年这事儿做得不漂亮,的确是招超了。”她说,2019年分配给河北省信息工程学校的“3+2”计划指标是100个,指标是河北省发改委下达的。“因为今年招超了”,经过学校努力,最终增加了20个指标。

几个月后,刘鹏的孩子中考考了301分。两天后,他们收到了河北省信息工程学校的录取通知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