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tHub发布2019年度透明度报告

报告显示,GitHub 在 2019 年被要求处理的数据主要包括以下三类:

抗战胜利后,徐光耀摸索着写过一些作品,但是反响不大。直到1947年,他得到机会前往华北联大文学系进行为期八个月的学习。这次学习除了文学基础知识的集中获取,更重要的是让徐光耀意识到文学作品中人物的重要性。在亲历了绥远战役、平津张战役、太原战役以及解放战争的一步步胜利之后,受到极大鼓舞的徐光耀开始回过头来思考:如何用文学方式表现抗战胜利背后的故事。1949年夏,徐光耀以亲身经历为素材,经过文学加工完成了自己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平原烈火》。作品一经发表便引起了轰动,至今仍是中国现代军事纪实文学的必读经典。

据悉,金山工业区华东无人机基地于2月10日集结基地企业上海峰飞航空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心意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等五家企业,征用各企业的无人机设备开展防疫消毒、空中巡查和监视工作。

不过 GitHub 在响应披露用户信息的要求或屏蔽内容的请求之前都会格外谨慎,据 GitHub 负责法务工作的主管 Abby Vollmer 介绍,今年收到的披露用户信息的要求中几乎有 96% 来自执法部门,而 GitHub 仅在“满足相应的法律要求时”才向第三方披露信息,这意味着传票、法院命令或搜查令是必需的。

无人机通过实时图像识别地面目标,识别在建工地是否违规复工、园区中复工企业防疫措施是否运用到位等。徐明睿 摄

“空中喊话宣传无人机”则由大疆无人机利用“空中广播”速度快、受地形影响小、覆盖面广的特点,可向市民“加速度”传递最新防疫政策和知识。同时,通过无人机广播,对街头路面异常情况能够做到及时发现、及时喊话、及时管控,既降低交叉感染风险,又提升群防群控、群防群治效率。目前设备正在调试中,准备投入下一阶段的使用。

出生于1925年的徐光耀再过几个月就满95岁了,没有工作,没有任务,他得以悠闲地安享晚年。徐光耀不喜欢交际和参加各种活动,读书,读报,看新闻,练书法,写日记,打盹就是他的日常,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他就更“宅”了。

(本报记者 刘平安)

“‘嘎子’救过我的命。”这是徐光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1957年,因为曾在调查丁玲“丁陈反党小集团”错案中写了一封实事求是的信,徐光耀被打成了“右派”分子。被连续批斗三四个月之后,他被迫开始长时间的“闭门思过”。

无人机通过实时图像识别地面目标,识别在建工地是否违规复工、园区中复工企业防疫措施是否运用到位等。徐明睿 摄

田之青表示也希望接下来这些无人机可以充分发挥作用,比如用于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等医疗场所的消毒工作中等。

徐光耀被称为“小兵张嘎之父”,60多年过去了,“慈父”已近百岁,而“嘎子”却永葆青春,永远少年。徐光耀很感恩读者和观众对“嘎子”的喜爱,白洋淀“嘎子村”、徐光耀文学馆、《小兵张嘎》的连续再版等都是一位“父亲”最自豪的事。他也很知足,携手走过70年的老伴也已是“90后”,儿孙悉心呵护着他们的晚年。徐光耀说:“我很满意,很幸福。”

无人机通过实时图像识别地面目标,识别在建工地是否违规复工、园区中复工企业防疫措施是否运用到位等。徐明睿 摄

上海金山无人机飞行服务中心副主任田之青介绍,目前华东无人机基地已经成立了一个抗击疫情空中行动小组,由华东无人机基地内公司专业飞手和基地工作人员组成,随时准备投入防疫一线。田之青表示,小组目前已有六种不同机型的无人机可随时调配使用,随着华东无人机基地复工企业的增加,接下来小组的人力物力还会持续增加。

这是徐光耀近日新写的小诗。简单的几句话凝结着他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关注与战“疫”的必胜决心。徐光耀说,疫情对他最直接的影响就是不能出门了,但他通过报纸和电视新闻持续关注着战“疫”的进展情况。

虽然比例不大,但版权问题正是 GitHub 长期以来的“心结”,GitHub 上的内容几乎所有人都可以免费使用。欧盟在 2018 年强制所有互联网内容发行商必须使用内容过滤器,以发现侵犯版权的情况。为了保护开发者,GitHub 允许被指出发布侵权内容的用户提交申诉,如果平台删除涉嫌侵权内容的行为是错误的,则恢复被删除的内容。

要求披露用户信息 传票 法院命令 搜查令 国家安全信件和命令 跨境数据请求 政府要求删除或屏蔽用户内容 根据当地法律 根据 GitHub 的服务条款 删除涉嫌侵权的内容 根据《美国数字千年版权法案》(DMCA)执行删除 法院命令删除有版权的内容

徐光耀是在抗日战争中成长起来的作家。跟现在的人一样,战争年代的人也会在闲聊中偶尔提到“抗战胜利后,如果再回过头来看今天是什么感觉”“如果把今天这些经历写成书,后人会怎么看”这类问题。这些话不断地刺激着爱写日记的徐光耀,本来就有用文字记录生活和日常见闻的习惯,渐渐地,创作和发表文学作品的念头也开始生根发芽。

“疫情是大考,中央出神机。胜利能彻底,世界称神奇。”

“我自己比较呆板,不活泼。但是我更喜欢嘎(调皮机灵)一点的性格。写‘嘎子’前,我回想了之前遇到过的很多嘎人嘎事,想一条就在桌子上记一条,记了很长的单子。其实,‘嘎子’没有具体的原型,又有很多原型,他是很多人的集合体。”徐光耀介绍,“我把‘嘎子’放在战争环境中进行排列调整,嘎子的形象在我脑子里活蹦乱跳,后来就有了《小兵张嘎》这本书。”

“那些战斗在一线的医护人员、公安干警和相关工作人员,同心同德,不怕牺牲,为战胜疫情竭尽所能,这是一次民族精神的彰显。每天通过新闻看到越来越多的英雄冲锋在前,我既感动又很受鼓舞,我很想找到他们当面向他们表达敬意和感谢。”徐光耀说,“曾经那么多反抗侵略、反抗压迫的战争我们都打赢了,那么多困难我们都克服了,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役也必将迎来全面的胜利。”

采访中,徐光耀无意间的一句“每天写日记”让记者感到惊讶不已。2015年,徐光耀400万字的日记整理出版,为后人留下了一笔宝贵的财富。他从十四五岁开始写日记,一直坚持到今天。“养成习惯了,一天不写睡不踏实。有事多写,没事少写,每天都写点。”徐光耀说,“每天写写既能练习写作,积累素材,也能加深对各种事的记忆。”他习惯性地把经历转化成文字,又把文字雕刻在心里,也难怪95岁的老人说起往事,很多细节依然记得清清楚楚。

“现在想想仍然后怕。”说到当时的经历,95岁的徐光耀声音突然低下来,带着一丝“往事不堪回首”的微颤。面对突如其来的打击,他感觉自己有些恍惚,怀疑自己疯了。好在他不断地尝试着从巨大的压抑中抽离出来,开始大量地读书,但是读完大脑依然空白。后来《平原烈火》中一个未及展开的角色,即后来《小兵张嘎》中的“嘎子”把他“救”了出来,拉着他投入创作,一心扑在“嘎子”身上,他把自己受冤挨整的事情全忘了,身体也恢复得很快。

用户在 GitHub 上共享的内容与在 Instagram 或 Twitter 等社交平台上发布帖子不同,前者是托管和共享软件代码的平台,开发者可互相使用彼此的“内容”(代码),以进行修改或并将它们合并,这些行为都符合开源精神。因此,GitHub 经常收到来自执法机构在刑事调查方面的法律请求,而不是民事诉讼方报告出现有害内容。

徐光耀一生创作了长篇小说《平原烈火》,中篇小说《小兵张嘎》《少小灾星》《四百生灵》,电影文学剧本《望日莲》《乡亲们呐……》,短篇小说集《望日莲》《徐光耀小说选》,散文集《昨夜西风凋碧树》《忘不死的河》等大量的作品,其中最为成功的,也是对他本人影响最大的当属《小兵张嘎》。

后续,华东无人机基地还将携手基地企业进一步扩大无人机宣传力度,每日飞行宣传,在辖区内的各个乡镇、街道人员容易聚集区域进行不定时飞行、播放,让防疫知识深入人心。(完)

作为“消毒机”的农业植保机,本身用于农药喷洒,其工作原理是在无人机下方装在一个约15L的蓄水箱,装入符合标准的消毒液,由专业人员进行操控,雾化喷洒能大幅度降低消毒液对人体的伤害,同时又能提高覆盖范围。

除了“巡查机”,金山工业区还投入2架“喷洒消毒无人机”和多架“空中喊话宣传无人机”,对园区重点区域进行防疫消毒工作,实现空中实时监管路面情况,对违规车辆及人员实施劝阻劝返等工作。

当涉及删除或屏蔽被判定为非法的内容的请求时,GitHub 在删除内容之前一贯会检查该通知是否来自官方政府机构,该通知是否由官员发出,以及是否提供了证明是非法的来源。最后,GitHub 将仅在认定内容非法的司法管辖区内屏蔽内容,而非任何地方。

“小兵张嘎”就像童年玩伴一样,早已成为中国数代人的记忆。从小说中的主人公到影视作品中的荧屏形象,“嘎子”都已成为经典,深深地扎在了读者和观众的心中。相比于这位机智少年的传奇色彩,被称为“小兵张嘎之父”的我国著名作家徐光耀则在低调中散发着光辉。

95岁的他被称为“小兵张嘎之父”,他创作的长篇小说《平原烈火》、中篇小说《小兵张嘎》等持续焕发出强大的生命力,影响了一代又一代读者,他在2000年出版的散文集《昨夜西风凋碧树》荣获第二届鲁迅文学奖。

删除内容的另一种请求可能是出于版权方面的考虑 —— 由版权所有者(不一定是政府)提出。因为 GitHub 平台上的大部分内容都是软件代码,在某些情况下,该代码可能受版权保护。但从整体来看,根据 DMCA 通知执行删除的内容仅涉及平台的一小部分(大约为一万分之一)。

徐光耀的信心与他早年的经历不无关系。他13岁参加八路军,打过100场左右的仗,亲历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以及新中国成立后的各个历史时期,也见证了中华民族一步步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历史性飞跃。丰富的经历既是徐光耀必胜决心的底气所在,也是其成就大量文学经典的源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