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观察解决学生上网课难不妨再“硬核”一点

这些天,在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一些学生在家上网课难的问题让人揪心。

媒体报道显示,有学生为了找到稳定信号,每天需步行30分钟,坐在零下3摄氏度的雪山山顶上网课;有学生深夜穿着棉袄在村支部门口架起桌子蹭网学习,被网友称为现实版的“凿壁偷光”;一位爷爷寻遍大山,在山坡上一处信号稳定的地方支起帐篷供孙女网上听课……

根据媒体报道,2009年始于美国的甲型H1N1流感造成163.23万人被感染,28.45万人死亡,死亡率高达17.4%。此次在中方的不懈努力下,目前中国境内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死亡率约2.1%,远低于以往其他疫情。2月1日起,治愈人数开始超过病死人数。这充分表明疫情可控、可治。可是,就在世界卫生组织刚刚明确表示没有理由采取不必要的措施干扰国际旅行,不主张甚至反对对中国采取旅游限制之际,美方竟然率先将赴华旅行提醒提高到等同于一些战乱国家的最高级别,禁止美国公民前往中国,还禁止过去14天内曾赴华旅行的外国人入境美国。美方第一个从武汉撤出领馆人员,第一个提出撤出其使馆部分人员,第一个宣布对中国公民入境采取全面限制措施……在美国国土安全部官员也认为疫情“对美国公众的总体风险尚低”的情况下,美方做法显然缺乏事实基础和科学依据。美国相关专家也认为美方“正从过分自信转变到恐慌和过分应对”,“此举既没有科学依据,也无益处”,因此建议“尽快撤销”。

工信部曾提出,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时候,所有农村都能够村村通宽带,弥合“数字鸿沟”。疫情之下,更“硬核”的手段是把建设提速,让通信基础设施建设延伸向毛细血管的末端,宽带网络不仅要进村,国家要想办法进入村民家里,让散居深山的农户拥有稳定的手机信号。

“防范是必要的,但无需过度反应。世界卫生组织不建议各国采取任何旅行或贸易限制措施,呼吁各国应基于证据采取令人信服的措施。”在2月3日的世卫组织执行委员会第146届会议上,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从专业角度透彻讲述现在什么是该做的,什么是不应当的,呼吁人们不要恐慌。几十个国家的与会代表称赞“中国的防控和诊疗措施堪称典范”,表示“愿意和中国人民一道打赢这场疫情阻击战”。毫无疑问,恐慌蔓延比疫情传播更可怕,鼓足信心才是金。

类似的情况不仅发生在偏远山村,笔者了解到,在西部一个省会城市的主城区里,20多名外来务工者子女,因为家里没有收视条件无法正常上网课,最终靠区教育局和广电公司联合捐赠的网络电视,解决了线上学习的难题。还有一些城市的低收入家庭,因为之前手机上网少,没有办理流量包月套餐,一段时间下来为高涨的流量费犯愁。

让有学龄孩子的家庭通上宽带,或者有稳定的手机信号覆盖是当务之急,对有困难的家庭,给予一定的费用补贴。现实中,绝大多数媒体披露的因为宽带和手机信号问题上网课难的学生,都随着通信基础设施的改善,实现了在家上网课的目标。不用爬雪山、不用坐在悬崖边上网课,是国家对孩子最基本的呵护。

这是一场人类与病毒的较量。中国政府和人民冲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第一线,谱写出感天动地的捍卫生命之歌。这也是立见是非高下的战场。一方面,国际正义力量与中国同心协力抗击疫情,述说着患难见真情的佳话,奏响了人类命运与共的时代乐章。另一方面,个别西方国家反应过度,西方一些政客甚至不惜践踏道德红线做起落井下石、借机渔利的大梦。

面对疫情,是伸出援手抗击疫情,还是乘人之危落井下石?这是抉择大是大非大义的问题。良知和正义坚信,理解、同情、支持和团结的力量终究是主流——众多国家和国际组织正在积极筹措、运送医疗防疫物资到中国,众多国际友好人士通过各种方式声援中国抗击疫情,“武汉加油”“中国加油”的声音来自四面八方。无论是物质的帮助还是情感的支持,都彰显着同心合力共渡难关的正能量,这是彼此命运休戚与共的人类社会应有的美好景象。

这些问题归结起来无非四个方面:要么没有宽带接入,要么手机信号不稳定,要么缺少终端硬件,要么各项费用偏高。许多地方在疫情防控阻击战中拿出了“硬核”的做法,面对部分学生上网课难,不妨也可以“硬核”一点。

疫情面前,有把衡量道义的尺子。

与此同时,要鼓励没有在家上网课条件的学生大胆说出自己的困难。一所学校在网课开通前给学生的问卷上,所有针对是否具备在家正常上网课条件的问题,都只包含两个选项,一是“可以”,二是“不可以,但我能想办法克服”,这显然是不科学的形式主义做法。一些地方官员甚至顾虑,学生通过各种渠道反映自己上网课困难,会给地方形象抹黑,是不顾防疫大局,这显然也是必须纠正的错误观念。

疫情是全世界共同的敌人,疫情面前不能缺失起码的同情和公理。但不幸的是,在国际正义力量携手抗击疫情之际,美国一些政客却忙着从中捞取政治私利,其表现已跌破人类文明的底线。先是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公开说,疫情有助于加速工作机会回流到美国,再是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近日在中亚访问时公然借疫情挑拨中国与邻国关系。更有甚者,美国参议员汤姆·科顿最近反复诋毁中国,叫嚣“封杀中国”“所有美国人逃离中国”。这些美国政客一而再再而三的拙劣表演,丑陋且无知。美国不少网民就一针见血地指出,科顿的言论“比新型冠状病毒危险得多”。

对因为客观条件限制落下功课的同学,学校还应该制订补救计划,帮助学生在恢复课堂教学前把功课补回来,不能让“数字鸿沟”演变成“知识鸿沟”。

只有学生如实说出了困难,才能让全社会形成解决问题的合力。越是经济不发达的地方,上网课难的学生可能越多。经济的发展不会一蹴而就,但学生的功课等不起。越早暴露问题,越能让社会各界给予帮助,学生才能尽早回到正常的学习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