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野火持续燃烧疏散群众返家之日遥遥无期

中新网1月6日电 综合报道,澳大利亚毁灭性森林大火的立即威胁,虽然可能暂时缓解,但数以千计被迫离开家园的民众,仍待在东部沿海地区的露营地,返家遥遥无期。

据报道,在雪梨南方220公里处的巴特曼湾(Batemans Bay)滨海地区临时疏散中心,5日有穿睡衣的孩子与宠物嬉戏,也有家庭在汽车或拖车上铺床,准备在室外再待一晚。许多人都是数天前,遭当局敦促或下令逃离邻近城镇或家园的居民,但他们不知道自己的住家或房产,是否挺过这场席卷东海岸大片地区的猛烈野火。

从事围墙建筑工作的贝尔(Gordon Bell),已经跟妻子及4名孩子待在巴特曼湾露营区3天了。他说:“我们不知道大火是否已烧到我们那儿,我们必须弄个清楚。”贝尔说:“现在不能工作,我老婆也不行,所以蛮糟糕的。”

巴特曼湾居民史柯纳密里欧表示:“几乎没有信息。我们只能试着保持安全无恙,并彼此照顾。”

铁路上海站用多举措防疫。本文图片均为静安区供图

“以往春运期间,地下车库临时休息区内,总会有半夜到达上海站的旅客在这里短暂休息片刻,直到公共交通运行后再离开。疫情期间,这样的临时休息区显然不符合防疫要求。”黄翔说,为了尽快疏散上海站的出站客流,站管办积极与市交通委沟通,在原16条夜宵线公交车基础上,加开5部公交车,弥补夜宵线盲区,并根据旅客需求增开虹桥东、龙阳路地铁站地区方向2条夜宵线。此外,每天深夜和凌晨,站管办、站区派出所、综合管理大队、交警、轨交等单位深入站区,引导旅客乘坐夜宵线、出租车离开,确保旅客乘坐地铁1号、3号、4号线头班车有序离开。

志愿者正在为到站旅客登记信息。

志愿者正在引导到站旅客。

因为不稳定及无法预测的火势改变方向跟强度,住在高风险野火波及地区的部分居民,过去几周不断进出疏散中心。

为此,上海站在出入口安装了11台红外线测温仪,一旦发现有发热旅客,一律送往指定地点(闸北中心医院)进行集中隔离。从1月31日到2月10日,上海累计测温筛查进出站旅客42.2975万人次,其中累计筛查38名发热旅客送医。经后续跟踪,这38名发热旅客均已排除新冠肺炎,为普通感冒。

自2月3日起,上海站启动旅客信息登记工作,截至2月10日累计登记旅客20.7248万人。黄翔称,一般的旅客,由志愿者引导登录“来沪人员健康云APP”并填写相关信息,如有不会使用智能手机的老年人等,志愿者会帮其进行纸质信息登记,并将纸质登记信息全部录入“来沪人员健康云APP”,做到旅客登记“全覆盖、无遗漏”,能查出每一名旅客“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确保“找得到人”。

报道称,大批军警持续提供补给品,并疏散遭大火孤立民众。有许多地区停电,行动通讯也中断,像红十字会(Red Cross)等志工服务机构则提供食物给扎营民众。

6个孩子的母亲巴伦庭(Stacey Ballentine)表示:“我打包所有家当上车,或试着拿出来,要花很多时间,你懂我的意思吗?”她说:“把孩子拖出家中,并到我们要去的地方,然后鬼知道要待多久,而且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或是情况会多糟,让人有点焦虑。”

在夏日假期高峰,沿海城镇疏散数以千计民众。这是自北部城市达尔文(Darwin)1974年因气旋“翠西”疏散后,澳大利亚出现的最大协调行动之一。当时的气旋将达尔文几乎夷为平地。

铁路上海站正在为到站旅客测量体温。

考虑到出口处核查旅客信息会造成一定的客流积压,铁路上海站管委会及时调整春运大棚集中排队和地下车库临时休息区模式,在上海站东南、西南两个出口外搭建了2个供旅客信息登记分流的疏导大棚。

增开夜宵线,引导旅客尽快疏散

据报道,悉尼大学生态学家估算,大约有5亿只鸟类、哺乳动物和爬行动物在澳大利亚的森林火灾中丧生。他们担心这会造成物种灭绝。目前,受灾动物数量还在继续增长。

黄翔透露,抗击疫情之初,由于防控物资紧张,一线工作人员不畏危险,戴着一只口罩就坚持上岗。后在静安区后勤保障组的积极努力和市交通委、社会各界的支持帮助下,各类防控物资逐步筹措到位。目前铁路上海站已为一线工作人员配备浴帽、护目镜、口罩、防护衣、橡胶手套、面罩等防护设备,为全部志愿者购买了人身保险,并协调站区餐饮单位提供好早餐、午餐、晚餐、夜点心。同时,站区联动指挥中心24小时关注各点位工作人员动态,与公安民警、武警战士共同守护一线工作人员的安全。

当地时间1月4日,澳大利亚Cooma,两只袋鼠在浓烟弥漫的田野上跳跃。

在上海站,像朱培杰这样第一时间主动请缨冲在防疫第一线的不仅有静安区的机关干部、公安民警,还有社会志愿者。其中,机关干部中80%都是党员,他们始终坚持人员排查走在前、应急处置冲在前、文明示范做在前,充分发挥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

铁路上海站管委会办公室常务副主任、党组书记黄翔透露,上海站的三个出口是上海的“入口”,疫情当前,如何守护好上海“陆路北大门”的第一道防线,显得尤为重要。

朱培杰原是上海市静安区体育局一名机关人员。疫情发生以后,他主动响应组织号召,报名参加铁路上海站的防疫工作。

澳大利亚正在跟肆虐东海岸大片地区数星期的野火搏斗,烈火焚毁超过525万公顷土地,单单在一省就摧毁将近1500栋房屋。

机关干部请缨一线防疫

在铁路上海站西北出口,年轻党员朱培杰戴着口罩,穿着简易防护服,正在为出站旅客作信息核查工作。根据相关规定,所有旅客达到上海站以后,在出站之前先要进行测体温,还要通过下载上海“健康云APP”完成“来沪人员健康登记”中个人信息填报。朱培杰的工作就是根据旅客提交的个人信息进行核查,如果发现有来自重点地区的人员,则要进一步甄别并安排隔离。

“凡是在APP上登记过的旅客都会在手机上有反馈,如果是湖北籍、或者途径湖北的旅客,会收到反馈信息分类为A旅客,其他则反馈为B旅客。我们的任务就是在出站口让所有旅客出示手机反馈信息。如果是B,就给放行,如果是A,则要进行再核验,并根据其是否在上海有住所来判定是进行居家还是集中隔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