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消毒剂紧缺官方许可药店可自行制作并销售

中新网3月6日电 据欧联社6日报道,根据德国药店联邦联合会(ABDA)官方网站发布的消息,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缓解市场上消毒剂严重紧缺的局面,从3月4日起,凡德国具有官方许可的药店均可自行制作和销售消毒剂。

做直播,老罗是认真的

与此同时,电商直播更火爆了。银泰百货公布的数据显示,一场3小时的直播,有柜姐做到了平时一个周的业绩。

这两年,网红直播带货的疯狂成绩,令人咋舌。去年8月中旬,快手网红辛巴砸下7000万举办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婚礼,更令人惊讶的是,这场活动居然还靠直播带货创造了1.3亿的营业额,外加涨粉241万。还有快手“散打哥”,去年11月,他的团队一夜之间卖出了1.82亿的货,突破去年快手卖货节1.6亿的记录。

德国药店联邦联合会联合会表示,德国联邦化学品管理局在和不同卫生组织的代表会面后,允许某种杀菌剂可以被用来制作消毒剂,以应对新冠肺炎为公共卫生带来的危机。

当年,罗永浩在新东方教英语,因为教学风格诙谐、幽默,还极具感染力,很快就成为年薪最高、知名度也最高的金牌老师。当时有学生老罗将讲课视频传到网上,凭借其中的“老罗语录”风靡一时。

眼下,直播带货正涌现一个个造富神话。这一次,老罗能还清巨额债务吗?

而带货网红“扛把子”李佳琦,更是惊人。据证券日报报道,仅2月5日-3月2日,李佳琦直播间总销售额达9.57亿元,最高同时在线达5829万人次。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这一次投身直播卖货,会是老罗的最终归宿吗?

这些年,创业埋没了他的语言天赋。尤其是做手机后,虽然每次手机发布会热闹非凡,完全不亚于华米OV,但是销量却天差地别。跌跌撞撞,老罗手机创业几近失败。

德国药店联邦联合会强调,德国政府应协调相关部门,解决制作消毒剂所需的特殊原材料的供给问题。(京莺)

事实上,老罗进军直播卖货早有端倪。2月21日,他在微博发起了一个投票,询问网友是否有看电商直播买东西的意愿,一度引发网友广泛猜测。

目睹了老罗这几年的折腾,不少人认为这次成功的概率很大。一位关注老罗多年的朋友表示,“老罗终于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的,为他感到欣慰。”

对于为什么决定做电商直播,老罗给出的理由是看了招商证券那份著名的调研报告。该报告正文第一页就是“剑指万亿”市场,任谁看到能不动心?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公司所从事的领域大多从属于手机产业链上下游,涵盖电子硬件产品的技术开发、设计、生产与加工各个环节。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和江苏辰阳电子一样拿不到钱的供应商债主们,锤子的股权出质行为大有为资转债的嫌疑。

过去一年,老罗走上了漫漫的还债之路。他先是参加创办小野电子烟,随后又加盟了生物技术公司Sharklet。在外界看来,老罗的这些选择似乎都与其“改变”世界的情怀相差甚远。

“大家提前存好钱,等着吓一跳”

正如老罗撂下狠话:接下来的后小半生,“我希望我能继续做我想做的事,同时不用让这么多无辜的笨人出丑”。我们拭目以待。

那么,老罗到底适合卖什么?有粉丝留言,“我想买的东西国内基本没有卖”,老罗回复:“我们的合作商有很多海淘”;还有粉丝调侃,“我觉得卖点瓜子花生估计会火,毕竟坐在手机边看老罗卖货还挺有意思”,老罗也回复了:“嗯,供品牌瓜子花生生厂商参考”。

他在自白中自曝:“自2018年下半年出现经营危机以来,锤子科技最多时欠了银行、合作伙伴和供应商约6个亿的债务,其中自己签署了无限责任担保的1个多亿。”不过,锤子科技已经还清3亿元左右的债务,老罗个人也帮助公司偿还了数千万元。

疯狂的造富神话,老罗PK李佳琦:我能做到带货一哥

然而,受新冠疫情影响,目前德国市场上消费者已经很难买到消毒剂。为了缓解这一局面,德国联邦化学品管理局颁布临时规定,获准德国有资质的药店从3月4日开始,可自行制作和销售消毒剂。

尤其受到疫情的冲击,无数商家转向线上。淘宝数据显示,2月有超100万人来开淘宝店,新开直播的商家数环比劲增719%,而商家订单总量平均每周都以20%的速度增长,成交金额比去年翻倍。

最终,在2019年12月的“老人与海”发布会上,久未登台的老罗道出实情,“我做每件事都是为了还债”。

对比起普通人,网红赚钱看起来实在太容易了。据李佳琦自曝,“从2019年1月份开始,月收入能突破七位数字。”大数据交易平台数据宝统计显示,2019年“带货一哥”李佳琦赚了将近2亿元,这个数字碾压了60%的上市公司;网红李子柒赚了1.6亿元。

遥想当年,老罗总是说,“我创业是为了改变世界的,不是为了挣你们的臭钱”。但如今,卖货才是他最终的归宿。

2019年11月3日,老罗一纸“老赖”CEO自白,袒露了个人债务情况,并强调“本可以破产清算逃避债务,但是我选择了承担”。

相较之下,老罗的流量优势也毫不逊色,团队更是碾压其他草根同行,投身直播卖货分分钟会创造更恐怖的记录。

“我做每件事都是为了还债”,在2019年底的发布会上,老罗坦言。他尝试过电子烟创业,但随着网售禁令发布,整个行业遇到了滑铁卢。创办牛博网,到做手机,再到试水电子烟,当年从新东方出来的老罗,恐怕怎么也不会想到,往后的路这么曲折。

公开信中,老罗透露了直播所卖产品的大概方向:初期的选品会侧重于具有创新特性的数码科技产品,优秀文创产品,图书,兼具设计感和实用性的家具杂货,也会夹杂性价比奇高的日用百货和零食小吃。

做直播,老罗并非开玩笑。

后来,当李佳琦被传1.3亿买下上海豪宅遭遇抨击时,老罗公开力挺,“李佳琦兢兢业业地卖产品赚钱,还给他的粉丝们弄来很多其他地方难以找到的优惠和折扣,让自己,让厂商,让粉丝三方受益和共赢,买10.3个亿的豪宅也没毛病。”

已经还了3个亿,“我做每件事都是为了还债”

仅仅4个小时之后,老罗就收到了上千封合作邮件。尔后,他还不忘炫耀这份甜蜜的烦恼,“我们目前人手还不充裕,筛选压力很大。“

据报道,从3月4日开始,德国具有官方许可的药店均可以自行制作和销售消毒剂。此前,依据欧盟关于杀菌剂的生产与销售相关法律,德国药店一般没有资格自制消毒剂并出售。

是的,老罗缺钱。去年,多次催要欠款无果的江苏辰阳电子将锤子科技告上法庭,并提出了针对CEO罗永浩的消费限制令,一度引发轩然大波。

锤子科技和老罗还欠了多少钱?企查查数据显示,从2019年5月起,锤子科技陆续新增股权出质信息,出质人均为罗永浩,质权人中则包括电子科技公司、新能源科技公司、材料公司、文化传播公司以及公关公司等等共49家公司,出质股权数额从几百块到几百万不等。

而在回复网友的对话中,老罗透露: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初期是周播,然后是一周三播,最后是日播。看样子,老罗要将全身心投入直播。

话说回来,老罗做直播确实是有优势。要知道,在那个没有视频直播的年代,他就已经是中国第一代十大网红之一,堪称网红鼻祖。

这距离被公开讨债过去了5个多月。2019年10月底,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公开的一份“限制消费令”令老罗狼狈不已:由于债务纠纷,锤子科技及CEO罗永浩被执行强制限制消费令。随后,老罗发布了那篇《一个“老赖”CEO的自白》,承认因为创业失败欠下了一笔巨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