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媒体你们不会脸红吗

西方媒体,你们不会脸红吗?

意大利“封城”是“冒着经济风险遏制病毒在欧洲肆虐”;

上午10时,记者在团结小区便民市场看到,大部分摊位的商贩已经恢复销售,买菜的市民也多了起来。而在菜场唯一的出入口,有专人实时监测入场人员体温,并要求所有人戴好口罩。“前几天生意不行,现在一天比一天收入多。”商户王利发说。

“上周不行,也没有多少客人点堂食,我们也只经营午餐。这周客人也逐渐多了起来,我们也恢复了正常营业时间。”乔氏三兄弟面馆负责人陈雁飞表示,与过去相比,他们更重视店内的环境卫生和消毒工作。

图为市民在便民市场选购商品。张林虎 摄

“在家待了快两个月了,我们大呼和疫情控制的很给力,家人出来透透气,顺便决定在外面吃个饭。”市民孙志勇说,现在通过扫码和测量体温就能就餐,很方便。

招数三:大行双重标准

2月3日,美国《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刊登了《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China Is The Real Sick Man of Asia)一文(见下图)。众所周知,在美国舆论生态里,媒体在报道中都尽力避免出现涉嫌“种族歧视”的报道来彰显政治正确,但是《华尔街日报》毫不避讳地在疫情暴发期间将中国人称为“亚洲病夫”(该文作者称是该报编辑自己修改的标题,对此并不知情)。此文引发海内外华人的抗议,但是在各方要求其道歉之后,该报仍然表示立场不变,拒绝采取一切补救措施。

当下,全球的疫情发展并不乐观,世卫组织已宣布新冠肺炎为全球性流行病,许多国家饱受疫情肆虐的苦痛。在此刻,我们不希冀西方媒体多么赞美中国,只愿他们能够抛下刻板成见而客观、真实的报道中国为抗击疫情所做的努力,多做建设性的报道为全球疫情防控尽一份力。

呼和浩特市海天巷是有名的“餐饮一条街”。暮色降临,这里虽然没有完全恢复往日“一位难求”的景象,但随着越来越多商铺的开门,街上的市民也明显增多。

这种赤裸裸的种族歧视频现,只能说明西方媒体在涉及中国问题上,已经拿着言论自由大棒肆无忌惮地将他们自我标榜的新闻专业主义抛诸脑后,暴露了其根深蒂固的种族主义歧视心态和意识形态偏见。

中英文反复转发,《纽约时报》对这篇文章当真是“情有独钟”。值得一提的是,文章标题用了“也许”两字,可见他们对于承认中国疫情防控取得成效是极不情愿的。文章内容渲染中国“以牺牲民众生计和个人自由为代价”来控制疫情,却对欧美大规模的停产停工停学停赛视而不见。其实,他们之所以在这一点上“下苦功夫”对中国评头论足,是因为面对中国疫情防控向积极方向发展,西方媒体攻击中国的素材和手段明显捉襟见肘。

图为饭店工作人员进行消毒。张林虎 摄

“除了常规检查和消毒,我们还针对市场人流量大的特点,对消费者实行动态管理,严格控制人流量,避免过多人员集中。”市场办公室工作人员刘永说,除此之外,他们还通过喇叭播放、现场说教等多种形式宣传疫情防控知识,提高消费者防控意识,同时鼓励商户和消费者采用无接触结账。

菜市场作为老百姓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场所,这里也逐渐恢复了它的“专属喧嚣”,但防疫工作却没有丝毫松懈。

新城区市场监管局副局长申宝平表示,为了让餐饮企业在恢复经营的同时,做到疫情防控不放松,他们组织专人进行巡查,要求企业做好顾客信息采集、员工防护、防控物资准备等各项工作。

在“塞外青城”呼和浩特,随着疫情形势的进一步好转,奶茶店、烧烤店、火锅店等餐饮店铺均已恢复营业,空气中有了往日的“烟火气”,阔别已久“青城味道”又回到了人们的身边。

该推连续两日转发该文,精挑细选出文中的观点对中国疫情防控所取得的成效进行攻讦和质疑:“这种手段是否比疾病本身更糟糕?”“中国人到底取得了怎样的成就?他们是控制住了病毒?还是仅仅压制了它?”。而另一边却声称同样是采取“封城”举措的意大利与中国不同。

中国“封城”是“以牺牲人民生计和自由为代价”。

这份拥有近170年历史,向来以严肃著称的美国大报如此明目张胆地“双标”而不自觉,足以说明他们已经深深陷入“凡是诋毁构陷中国便是正当的行为”的刻板印象之中。

不仅仅是《纽约时报》,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西方媒体一直“孜孜不倦”地借着疫情说三道四,趁机妖魔化中国。

走进店内,记者看到除了客人各自的餐具外,商家还多准备了公筷、公勺供人使用,用餐的市民表示这样的举措,让人放心。

图为市场监管部门进行检查。张林虎 摄

为了防止疫情蔓延全国甚至是全球,中国采取了关闭所有离汉通道的举措。然而西方媒体对此并不“领情”,英国《泰晤士报》(The Times)和法国《费加罗报》(Le Figaro)在其独家报道中多次使用“鬼城”“地狱”这样的字眼来形容武汉(见下图)。要知道,这两家媒体都是世界知名的老牌报纸,在中国饱受疫情之困的时候,他们的报道竟然丝毫没有体现人道主义精神,而是频繁向外界传递不实消息,实在令人大跌眼镜。

新冠疫情发生以来,西方媒体臆测中国制度缺乏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能力,笃定疫情会拖垮整个国家体制。即便是在中国疫情已逐步得到有效控制的情况下,《卫报》(The Guardina)以及在线国际新闻杂志《外交官》(The Diplomat)都曾在其官网上发起“新冠疫情是否会成为中国的切尔诺贝利时刻”的话题讨论(见下图)。

据了解,为确保市场正常安全开放,每日开门营业前,管理人员会对所有商户进行岗前体温测量,体温正常才可上岗,另外还配备了专业的消毒人员对营业房、固定摊点、公共区域以及办公场所等区域进行全方位消毒作业,实现消毒作业区域全覆盖。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发布会上就此事作出回应,第一,面对恶意侮辱、抹黑,中国不做“沉默的羔羊”。第二,该报以新闻报道和评论相对独立为由,百般推诿,没有道理。是的,“没有道理”,《华尔街日报》不可能不了解“病夫”一词对中国人民意味着什么,他们的傲慢可见一斑。

招数一:大搞种族歧视

相比《华尔街日报》,丹麦媒体《日德兰邮报》不遑多让,该报曾刊发辱华漫画,将五星红旗上的“五星”恶意修改成冠状病毒的图样,严重伤害中国人民感情。在中国驻丹麦大使馆向该媒体发出严正声明后,该媒体一意孤行拒绝道歉,并狡辩称漫画并无“贬损或嘲笑的意图”。而该国总理竟出面以“言论自由是丹麦传统”为由,替《日德兰邮报》的辱华行为进行辩解。

西方媒体都有哪些招数,不妨来看一看。

除此之外,市场监管部门还针对复工餐饮企业的原料保质期等相关食品安全隐患进行重点监督检查,确保市民安全用餐。(完)

“tony老师、火锅、烤串”曾一度成为疫情期间的最高呼声,如今随着餐饮企业的有序复工,“出门撸串”在呼和浩特已经不再是奢望。

这两份报道,前者认为疫情会导致中国从医疗危机演变成政治危机以及经济危机,后者则是称疫情将会给中国带来“一个截然不同的时代”,文章作出论断声称民主国家似乎更有能力应对这种灾难,而中国无法应付这样突如而来的危机,“中国引以为豪的经济繁荣将很快消散”。在事实面前,西方媒体依旧“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抛出“中国崩溃论”,暴露了他们一贯自以为是的西方中心论的作派。

图为烧烤师傅在烤串。张林虎 摄

“这里的菜比外面的新鲜,价格也实惠,而且方便。”市民梁淑芬告诉记者,现在第一次进市场都要办理出入卡,拿着卡直接量体温就可以出入,简单便捷的防疫举措让她们倍感安心。

正如文章开头所讲述的那样,《纽约时报》将“双标”演绎得淋漓尽致。然而在海内外大量推友痛斥其做法是赤裸裸的“双标”后,该报无动于衷。其旗下“纽约时报中文网”的推特连续两日转发China May Be Beating The Coronavirus,at a Painful Cost的中文版(《中国也许控制了疫情,但代价惨重》)一文,并不遗余力地替意大利辩解(见下图)。

在一家烧烤店,顾客早已三五成群的坐在一起等待着美味。“晚上7点多来的,已经‘消灭’一轮美食了,在等第二波。”张世林和朋友有说有笑,享用着久违的美味。

招数二:大肆抹黑污蔑

这是《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在3月8日先后仅仅相隔20分钟发布的两条推文。(见下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