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股年内解禁规模近2000亿元

“与时间赛跑,与病魔抗争,千方百计抗疫情保平安。”这是记者在红岩镇和县人民医院采访时多次听到的话语,这是每个医护工作者的行动和心声,更是弥渡县全县人民的决心与信心。

2019年是银行上市的大年,因此2020年部分个股将面临解禁压力。

此外,部分银行股解禁股则是参与定增配售股份解禁,一些参与银行定增的投资者则有望在解禁时获得不错的收益。兴业银行2020年4月将迎来部分参与定增股东解禁。公司2017年曾启动一轮定增,预案显示,兴业银行拟以15.10元/股(未复权价格),向福建省财政厅、中国烟草总公司等6名特定对象非公开发行不超过17.22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260亿元,扣除相关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公司核心一级资本。兴业银行最新收盘价为20.14元/股,同时考虑到每年的现金分红,参与的投资者有望获得不错的收益。与之类似,今年9月解禁的浦发银行定增股份中,投资者也有望获得收益。

1月24日上午8时,弥渡县人民医院改造完发热门诊,腾出感染科楼作为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专用病区。

2019年1月3日,紫金银行在上交所挂牌上市,成为2019年首家上市银行。公告显示,因有部分股东自愿锁定,公司2020年1月实际解禁股份合计13.69亿股,占总股本的37.39%。此次解禁涉及多个自然人和机构股东,解禁市值超过70亿元。

数据显示,2020年全年共有12家上市银行面临解禁,共计283.37亿股,以1月3日收盘价计,整体解禁规模接近2000亿元。整体来看,全年解禁高峰将出现在12月,邮储银行上市部分首发股份以及北京银行定增股份将面临解禁,解禁股份数量高达102.9亿股。

除这三家外,2020年还有9家银行面临解禁,12家银行累计解禁市值接近2000亿元。除了3家是定向增发的股份之外,其余的待解禁份额均是来自首发限售股份。其中,有8家银行的解禁市值超过百亿元,包括邮储银行、渝农商行、浙商银行、苏州银行、北京银行、青农商行、浦发银行和兴业银行。其中,邮储银行的解禁规模为最大,邮储银行年内有两次解禁,12月解禁份额为74亿股,按照近期邮储收盘价格计算,涉及金额超过400亿元。

“留守卫生院的小组压力最大,忙的时候一天需要接诊400多人,空闲时也要接诊200人。针对人员集中、防控难度大的问题,第五小组在卫生院门口成立预检分检组,初步询问病情、量体温,对外出务工返乡人员重点关注,有疑似症状者立即转入县级定点医疗机构。”邹应松说。

1月26日上午7时,州疾控中心反馈检测结果为阳性。

招商证券指出,股东减持规模与解禁规模的高峰并不完全对应,也就意味着减持与解禁不一定同步发生,所以解禁不一定带来大规模减持。考虑到年初是一些中长期机构投资者布局的时期,增量资金的进入可在一定程度上对解禁带来的减持形成对冲,所以总量上无需过度担忧。

1月除紫金银行外,还有青岛银行和张家港行面临解禁,解禁股份数量分别为1.5亿股和5.35亿股,参考市值规模分别约为9亿元和30亿元。

首发首次解禁压力较大

资源有限、设备不足,备“战”疫情的节奏却没有乱。弥渡县人民医院院长郑中宏介绍,我们把全院临床科室重新分组,分为感染病区、二级治疗区、医学观察病区和120转运组,分别救治不同病情的患者,分批分期轮流开展救治工作。

当记者前往收治确诊患者的感染科楼时,两位穿着防护服8小时不吃不喝的护士站在门口。她们在阳光下站着,远远地说:“这是我们值班的第6天,刚开始很紧张,现在已经好多了。”当记者问及她俩的名字,她俩背向记者,防护服的背面清楚地写着她俩的名字——杜雪梅、李春霞。全副武装的她们通过防护服背后的名字辨认对方,全力以赴地投入救治工作中。

1月26日中午,中共弥渡县委副书记、县长、疫情防控指挥部指挥长张世伟主持召开第一次会议,决定把弥渡县人民医院作为全县定点收治医院。

全镇卫生院的医生在坚守,县镇村三级政府的公职人员也在日夜忙碌。红岩镇人大主席彭庄、党委副书记孙伟、党委宣传委员董庞彦从1月26日开始驻村工作,为村民协调购买生活物资,提供必要的生活保障。孙伟说:“村民们需要什么,我们就帮忙联系购买什么。村民对我们的工作也很理解,时不时给我们送水送菜。”

在3位医生中,个子瘦高、戴着眼镜的医生是红岩镇卫生院院长邹应松。从大年三十那天起,红岩镇卫生院的所有医务人员和乡村医生取消休假,63个人组成了5个小组,高负荷作战。

位于村口的临时医疗点就是第一小组的工作阵地。一顶简易帐篷、两张长桌、六把椅子、一些常用的药物,设施简陋却也能保障村中居民基本就医需求。骑着摩托车到临时医疗点看病的村民张根云对记者说:“之前广播上说村口有临时医疗点,肩周炎复发了,开点药,村口看病放心又安心。”

红岩镇在紧急备战,收治病人的定点医疗机构弥渡县人民医院医护人员更是高强度、快节奏地战斗。

当记者抵达红岩镇时,佩戴着口罩、背着消毒水桶的3位年轻医生正拿着喷雾器不停地喷洒消毒药水。休息片刻,他们又将回到村里给村民们量测体温,监测11户15名居家隔离观察的村民。

“患者治愈出院后,还会继续医学观察,县人民医院的专家每天也会按时随访。”郑中宏说。

疫情来袭,全院565名医护人员争分夺秒。截至2月4日,弥渡县人民医院发热门诊接诊患者264人,总留观39人,其中核酸检测20人,确诊1人,两次结果阴性的共19人,无特殊情况留观出院27人。

除了设置临时医疗点方便村民就近就医,邹应松还向记者介绍,第二小组成员每天须对和李红(化名)有密切接触、居家隔离的人员进行两次入户监测、居家环境消毒和心理疏导。第三小组成员则对所有人分批分次测量体温。第四小组为应急组,应对全镇可能出现的突发情况。第五小组留守镇卫生院,满足基本的门诊需求。

12家上市银行面临解禁

有市场人士指出,解禁尤其是巨额减持往往对市值产生压力,但并不意味着解禁后将马上减持。加之银行股目前已经处于历史估值低位,因此解禁压力对个股的影响各不相同。那些前期涨幅较大的个股,解禁后股东获利出局的概率较高。而一些银行股的国有股东,不排除为了稳定股价而自愿锁定股份,整体上会减少解禁对个股估值的压力。

感染科主任胡庆梅带领的第一突击队如今在弥渡红大研发基地进行医学观察。记者通过视频进行了采访,胡庆梅说:“病人确诊后,心情真的非常沉重,由于防护物资短缺,我们的医务人员感染的风险很大,但我们又不能退缩,因为救治病人是我们的天职。”

守得云开见月明。经过医护人员13天的精心治疗,截至2月6日,连续两次采样送检,病毒核酸检测呈阴性,复测李红(化名)的各项指标恢复正常。2月7日13时30分,李红(化名)解除隔离并出院。李红(化名)说:“只要做好自身防护,配合医护人员的治疗,是完全可以治愈的。我们要相信医护人员、相信自己、相信国家。加油!”

1月25日下午,红岩镇群众李红(化名)入院治疗。当晚专家会诊,采集血样连夜送往州疾控中心。

从对股价影响来看,银行股首发股首次解禁对股价冲击往往较大,尤其是对那些前期涨幅较大的银行股来说。2019年11月,中国人保进入解禁期,股价一度连跌9日,累计下跌18.62%。相比去年11.7元的高点,目前紫金银行股价几乎跌去一半。不过紫金银行最新股价对应的动态市盈率仍在14倍左右,动态市净率接近1.5倍,在银行股目前六成破净的局面下,紫金银行在估值上仍然表现不错。而紫金银行近期公告显示,公司经营状况良好,且部分高管变动主因均是个人原因。

1月27日上午10时,弥渡县人民医院所有住院患者办结出院和分流程序,腾出174间病房、487张床位。